one一个成版本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秦……苏?”

不等叶飞回应,欧阳鹰苦涩的开口,说话间双眼不由在注意叶飞脸上的神色。

其他几人闻言,全都是一愣,似乎觉得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说过。

叶飞闻言,不由一阵尴尬,显然他被突然错认成秦苏,有些出乎意料。

“我不是。”

叶飞怪异一笑,不由淡淡回应。

欧阳鹰等人闻言,心中瞬间松了一口气,对方是谁他都不怕,只要不是那一个叫秦苏的人就行。

“哼哼……”欧阳鹰脸色瞬间一变,发出冷笑道:“刚才让滚不滚,那就是不给我面子,现在我不想让滚了。”

“我要让爬出去!”

说完,他嘴角带着笑,直接大步冲出。

既然已经确定不是秦苏,他便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,对于秦苏他压根就没有放在眼里,如果不是族中长辈们再三交代,他才不会如此小心。

优雅淡然清纯美女鼓浪屿一日游

叶飞见状,并没有躲避的意思。

通过刚才的一幕,明显此人忌惮秦苏,否则也不会开口询问,只是这人也太搞笑了一些,秦苏就站在这里,竟然只询问自己?

秦苏见状,身影一闪,直接挡在叶飞身前。

“是谁!找死!”

欧阳鹰脸色难堪,他身为祭天境强者,竟然被两个丹海修士无视,当下一出手就要将两人镇压。

“啪!”

一声脆响,猛的响彻在众人耳中。

秦苏若无其事的站在原地,一脸冷漠。

欧阳鹰发出一声惨叫,整个人倒飞出去,半张脸肿成了猪头,嘴里牙齿夹着血丝横飞,整个人惨不忍睹。

“是……是谁干的!”

其他几人瞬间大惊失色,刚才那一幕实在太快了,他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啪!”

瞬息间,那虎背熊腰的青年哇的喷出鲜血,感觉整个腮帮子都炸裂而开,身体如同一座小山一般撞飞了出去。

“谁!”

“究竟是谁!”其他几人瞪着秦苏呵斥,显然刚才出手之人不是他,而且他也不可能有如此实力。

“啪!”

又是一声脆响,那人刚刚开口,整个人惨叫连连,在空中翻滚了几圈,直接砸在了虎背熊腰的大汉身上。

这一刻,不仅在场的众人都惊呆了,就连秦苏心中也有些瞠目结舌。

至于叶飞,整个人更是傻了眼。

一道身影缓缓摇曳,直接出现在秦苏眼前,正是孟诗雨。

刚才她见秦苏危险,便第一时间出了手,这是她和秦苏之间的约定。

“……是什么人!”

欧阳鹰大惊失色,目中露出恐惧,能够将他们一巴掌抽飞的,那绝对是羽化境的强者。

羽化境强者,整个皇城之内,他不敢说全都认识,但每一个都听说过,可无论他怎么想,也想不到眼前这个女子到底是谁。

当然,这也不能怪他,对于孟诗雨这个名字,他整日呆在妙音坊之内,自然无比熟悉。

可对于孟诗雨的容貌,他从来没有见过,更无法想象,这种天之骄女会出现在妙音坊了。

“算是什么东西,也敢对秦苏公子出手!”孟诗雨声音冷漠,当下身影猛然一闪,直接出现在几人身前。

“轰!”

一抹紫光横扫而出,众人全部吐血,被掀飞了出去。

一招,秒杀众人!

“天……天啊~!”

“她竟然是羽化境强者,好年轻……好恐怖!”

面对这一幕,周围无数人心中惊骇,没想到这个始终沉默的少年,竟然是羽化境强者。

在楚国内,神轮修士常见,甚至祭天境强者也有一些,但唯独羽化境强者稀少。

任何一位羽化境强者,都有着极高的身份和地位,眼前这个少女竟然是羽化境修士,怎么能不让他们震惊。

“不对,她刚才说了什么?”

“秦苏公子?”

此时,众人从震惊中恢复过来,再次一愣:“他就是秦苏!”

“啊!就是秦苏!”

欧阳鹰听到议论,整个人都懵了,连想哭的冲动都有了。

他是没有猜错,秦苏真的就在自己眼前这几人中,只是被自己大意疏忽了,想起刚才的一幕,他肠子都悔青了……

是秦苏,怎么不早说啊!!!

欧阳鹰心中咆哮。

他觉得秦苏实在太腹黑,太阴险了……

明知道自己刚才询问,却丝毫没有表态的意思,很明显要等着自己往坑里

跳啊!

在他看来,如果对方真的有什么来头,那应该在自己碰上去的瞬间,就应该表明身份啊!

正常情况之下,无论换做是谁,都会表明身份,以免有麻烦。

可是秦苏,并没有。

甚至,在自己一番针对之下,不仅没有表露身份,还一副期望自己教训的样子,这简直太坑人。

“我是,找我么?”

听到欧阳鹰的声音,秦苏声音平静,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。

“噗!”

欧阳鹰闻言,气的差点一口鲜血喷出。

这话听起来,实在是太膈应人了。

“就算是秦苏又怎么样,有种亲自出手,靠一个女人算什么男人!”

“听说是帝皇宴第一,在我看来,不过是被女人让出来的罢了!”

欧阳鹰冷笑,以秦苏的实力,他打心底没有将其放在眼里,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掌握符纹的跳梁小丑罢了。

很显然,不止他这么想,对于在场的不少人看来,都是如此。

对于帝皇宴上的一幕,众人自然都已经得知,连续两场决赛,都是对方认输。

尤其是最后一战,徐静在强势突破境界的情况下,竟然莫名认输了,这让不少人心中狐疑。

他们这些没有亲眼目睹战斗过程的,更是对此嗤之以鼻。

徐静,乃是徐家骄女,实力自然不用多说,就算不是秦苏的对手,也不至于认输才是。

秦苏闻言,没有多说什么,直接走到了欧阳鹰身前,一脚踩踏而出。

“咔嚓!”

这一脚之下,欧阳鹰胸前的肋骨,直接断了好几根,口中喷出鲜血,惨叫连连。

叶飞见状,也笑着走了过去,一脚踢在了他的嘴上。

“砰!”

欧阳鹰眼冒金星,感觉嘴巴一阵酸麻,眼泪都彪了出来。

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秦苏两人,竟然说动手就动手。

“抱歉,我好几天没洗脚了!”叶飞呲牙一笑,抬腿又是一脚踹了下去。